我大学毕业后

2016-10-26 10:05

郭静:我认为很有必要。一天,我坐在宽敞明亮的写字楼里,面对单调、重复性的工作,我默默地问自己:这样的工作真的是我想要的吗?后来,完成了前期的技术性工作后,我辞职去做销售。当时的想法很明确:销售行业靠的是沟通能力吃饭,如果能做好销售工作,那对我的个人素质是一个极大的锻炼。

成矣?败矣?跨越“面试陷阱”

郭静:二者都有道理,关键要因人而异。我从很多单位跳槽出来,都是事先征得了单位同意和理解,并且做好了交接工作、严守公司的机密。当然,对大多数人而言,如此频繁地跳槽未必是件好事。但对我而言,这样做有利于我个人发展。

郭静:当时老板帮我分析了那家网站的发展思路及实力后,认为我还是留在原单位为好。但我去意已定,在认真地做好交接工作后,老板理解了我,高兴地放行了,我们直到现在还保持着很好的关系。

站的前期策划等具有开创性的工作交给我做,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锻炼。不过后来因为总公司投资不到位,这个项目被放弃了。这样又引发了我的再一次跳槽。

郭静:其实,跳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有时往往要在去留之间做慎重选择。但是在跳槽中求解个人事业的不定方程式,不找到最佳的方程解值我不会罢休。

刘渐飞:为何要跳?

郭静:1999年,我大学毕业后,来到中国财经网当编辑。开始感觉挺好的,但在8个月后我就跳槽了。

郭静:开始还不错,老板把网

刘渐飞:听朱明莉讲,你面试的成功率几乎达到了100%,有什么秘诀吗?

刘渐飞:到新的单位去了后感觉怎么样?

郭静:一天,我收到一家网站ceo写给我的e-mail。他在邀请函中说,看过我做的网站及制作的页面后,希望我能加盟他们公司。作为回报,他并未在薪水上开出高价,只是承诺给我一个“挑大梁”的工作岗位,而这恰恰是我最需要的。

郭静:面试是有“陷阱”的,必须跨越它才能成功跳槽。首先,不打无把握之仗。我会瞄准那些能给我足够信心、我能胜任的工作岗位。其次,就是把自己的观念、特长、远大抱负“推销”给考官,让他们感到你正是他们正在寻找的人选。

郭静:有一次我去一家很有名气的公司应聘,面试完了后,我“不满”公司提出的3个月试用期,就直接找到老总说:我已有足够的工作经验,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适应工作,3个月的试用期太长了。老总与我聊了一阵后说:不错!你提前来上班,提前两个月结束试用期。

朱明莉:这是为寻找更好的事业平台而跳槽,你是咋向原来的老板提出辞职的?

刘渐飞:为了学习多方面的知识,随后你又先后跳了近五六家单位。真的有这个必要吗?

刘渐飞:有种截然不同的观点:有人认为频繁跳槽,会影响个人从业形象、事业发展,也不利于企业人才稳定和保守商业秘密等;有人认为,人才流动是一种发展趋势,跳槽对个人和单位都有利。你怎么看待这两种观点?

朱明莉:她在面试时,不会教条地按照《求职指南》上说的去做。但面试下来,会让考官感到彼此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那样亲切。

朱明莉:也就是在那时候,她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我才有机会与她一起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