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经济发展带来的是持续的雾霾肆虐

2017-03-07 06:19

“这类产业中,许多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这有助于当地解决就业问题。而对北京来说,将聚集较多人口的城市功能分散出去,也能较好地‘减负’。”李布说。

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国平判断,北京向河北转移的企事业单位,“更多会是增量”,“存量动起来不容易”。

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《北京市水务局2013工作总结》,2013年,北京利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,从河北应急调水4亿立方米,约是北京全年用水量的九分之一。此外,为北京两座水库“集中输水”的8000余万立方米,也是河北、山西两省的“功劳”。

河北的中小城镇、农村,在“京津冀一体化”中,摆在哪里?

“当各个地方政府急于出政绩时,往往会堆砌资源、攫取资源,堆出一个大城市。如果按这样的路走,一体化给河北中小城市带来的红利,不能完全得到落实。一两个特大城市、大城市发展起来了,大量中小城市仍然没有机会,农村问题也没有解决,城乡一体化的矛盾仍然很突出。”冯奎说。

王振宇强调,如果在一体化中想实现利益公平分配,应更多借助市场的作用。

“在这个过程中,容易被忽视的是河北的中小城市。有人认为,发展必须要上大项目,其实并非如此。”

“回波效应”,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纲纳·缪达尔提出的,就是用来解释地区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问题。

“在以往的城市定位中,北京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,河北更多充当了北京‘后花园’的角色。”

冯奎给出了建议:“在改善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的基础上,树立特色中小城市发展的道路。可考虑导入特色产业、小微型产业,逐步发挥中小城市重点镇的辐射力,解决农村赤贫带的问题。”(记者 庄庆鸿 实习生 孙悦 杨伯帆)

“城市圈一定是自发的,要靠市场的力量。政策可以引导,但政策引导20年了,河北的城市圈为什么还没上去?说到底还是要靠经济发展。要吸引人过去,你自己首先要具备空气、水、交通、公共基础设施等方面的优势。”竹立家说。

他建议,河北为北京提供的水资源,可以探讨“实行定价”,“以市场化的操作实现交易”。对大气排放物,则可以考虑建立统一的颗粒物排放监测、处罚体系,“对超出规定的排放地,予以罚款”。

这位持续关注改革进程的学者提醒,“京津冀一体化”加快进程,必然带动河北发展,但“并不是短时见效”。

“过多优势的产业、政策、资源、人才都在向北京倾斜,不仅不利于‘环首都贫困带’地区的发展,还加剧了环境、人口、医疗、交通等方面的问题。”王振宇说,北京对周边地区资源的虹吸力越大,周边地区的“短板”就越短,进而落差更大。

他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明确表示,前段时间河北房价的上涨“是泡沫”。

另一方面,“政策致贫”的“后天”因素也不可小觑。作为京、津两座特大城市的水源地,河北张家口、承德地区的开发不得不受限制。

这一项,约占该县全年税收总额的6.48%。

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研究员冯奎也认为,应该让“一体化”的红利,更多惠及中小城市。

让一体化的红利惠及中小城市

“一体化以后,拉动河北的城镇化,产业可以分散在中小城镇,使资源的消耗不至于过度集中。如果经济发展带来的是持续的雾霾肆虐,无论怎样‘一体化’,都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。”李布说。

不能发展重工业大项目,中小城市的发展靠啥?

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北京、河北的公开信息发现,2009年~2013年这5年间,北京和河北之间,三项指标的绝对差距呈逐年扩大趋势。这三项指标分别是:年人均gdp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。

在河北省人民政府2014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,产业结构调整是2014年的重头戏。《报告》说,推动产业转型升级,是河北省必须过的一道坎儿,“做到有增有减、有上有下、有进有退”。

“北京工作,河北养老”,你愿意吗?

有几分是“政策致贫”?

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、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,首先否定了“河北养老”靠政策指挥的可能。

而河北目前的魅力,还不足以和京、津两大直辖市相抗衡。

在王振宇看来,打破北京现有的城市功能,成为解决京津冀地区“回波效应”的关键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布则认为,补偿机制的提出,仍是以“保障北京”为重的。

李布认为,“由农业到工业再到第三产业”的发展过程,并不完全适合面临转型的河北“水源地”。

据2014年1月16日河北省农村工作会议发布,按照人均纯收入2300元的新扶贫标准测算,2012年年底,河北省贫困人口还有694万人,其中扶贫对象462万人,约占农村户籍人口的9.9%。

在竹立家看来,尽管北京已经出台了对周边贫困地区的补偿机制,但“还应继续加大力度”。

这位曾任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的学者认为,在实行地方政府政绩考核机制的背景下,三方合作,还需要找到共同利益的切入点。“一体化不是政府强行分配资源,而是去建立区域之间的利益交换机制,用市场来提高资源分配的效率。”

以国家级贫困县——张家口市赤城县为例,该县税务局在总结2013年工作时表示:“由于治理环境污染,导致20多家铁矿企业停产,减收税款3900多万元。”

但多名专家学者表示,河北想吸纳京津的人口和资源,还面临重重考验。

在李布看来,京津冀地区的高耗能产业,正面临一次“大型的”产业结构调整。“在这过程中,河北自身应该选好发展方向。”

与此相对的,是“否决污染环境的工业大项目”,在水源地的决策中频频出现。

“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来谋求共同发展,才是解决京津冀‘回波效应’的关键。”李布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。

它是指一国或某一地区形成了一个经济中心,在其扩张和增长过程中,将会从其周边地区吸引净人口流入、资本流入和贸易活动,从而加快自身发展,并使其周边地区发展速度降低。

“京津人口还没加速向河北转移”

学者认为,“回波效应”在河北出现,有自然条件、积贫积弱等“先天因素”。

今年4月3日,京冀两地水务部门开会决定,要“争取扩大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规模,加强沿线大型水库联合调度,共同研究北京周边县市水资源保障方案”。

“在北京和天津的带动下,保定、唐山等城市的发展速度高于河北其他城市。但这并不表明,北京、天津的人口向河北转移的速度,已经在加快。”

5月5日,北京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河北张家口、涿州相关部门正探讨北京老人入住河北养老机构的可能性,“以河北的养老资源,分解北京养老压力”。

“基于保护水源的特殊使命,工业发展始终在这一地区受到限制。”他建议,“环首都贫困带”的一些城市可以发展服务业。

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振宇认为,过去,“京津冀一体化”过多强调“促经济”,忽视了城市功能和产业布局的合理性。

“新的一体化过程中,应对北京和周边省市重新定位,进行全盘规划。一体化就是为了更好地打破限制,实现机会均等。”王振宇说。

而这一“供水”定位,还会在“京津冀一体化”过程中深化。

他建议:“在新的城市功能增加方面,应该严格控制北京五环以内城市中心区的发展和配置,向远郊和河北、天津的区县发展。”